设为首页
本网供稿:gaojianchuli@qq.com
首页 > 国内 > 内容

疯狂窃取人民财富,外籍富豪成吸血虫!
发布时间:2018-9-12 20:42:10   作者:不详

周建和,湖南省娄底市双峰县人,1989年加入秘鲁国籍,曾经在福布斯富豪榜榜上有名。而其多达数十亿的个人财富,原本应是国家的财富、是人民的财富,是无数老百姓的血汗钱!其个人的发家史,更应该说是无数人民的血泪史!

周建和高中毕业后于本县农贸公司参加工作,1986年办理停薪留职,经营一家小型服装店,后去广州从事纺织品原材料等初级产品出口贸易。1990年,周建和以10万元资本金在香港注册庄胜投资有限公司。1992年,经人引荐与宣武区城市综合开发公司合资成立北京庄胜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此为起点,周建和开始施展其闪转腾挪的财务功夫和发挥其无下限精神,在我们国家身上疯狂吸血,实现了个人财富的超常规的爆炸式发展。

弄虚作假 骗贷过关

1992年周建和的香港庄胜与北京宣开成立北京庄胜公司,北京庄胜注册资本1600万美元,北京宣开占股40%,香港庄胜占股60%。由于根本没钱,周建和买通了香港盐业银行的员工,凭着一份虚假资信证明获得一个合作机会。

在北京庄胜成立后,由于周建和认缴的出资迟迟不能到位,公司运营完全靠北京宣开出资维持。解决企业出资问题成为摆在周建和面前的头号问题,否则就面临出局的危险,这时候他的精明和狡诈又显露出来。1993年3月其通过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手法,通过湖南华隆进出口公司从中行湖南分行以押汇方式贷款1100万美元(此后以该公司和同样手段从湖南分行融资2770万美元),以此为开端,周建和开始了骗取国家银行贷款的暴富之路,一幕幕空手套白狼的大戏上演。周建和丝毫不在意“信用”二字,只要钱到了他手中,他就从没想过还钱,银行只不过是他的提款机和发家致富的垫脚石,最终造成了巨额的不良金融资产,给国家造成了巨大损失。

抽逃资金 百姓遭殃

周建和从银行获取贷款后,完成对北京庄胜的出资,但所谓出资只不过是把钱从公司的账上走一遍,完成后随即将出资款项的大部分抽走,并通过一系列眼花缭乱的手法让资金脱离与北京庄胜的关系和控制,成为其个人财富。不仅抽逃资本金,周健和还想方设法挪用北京庄胜的其他资金,其前后从北京庄胜挪走近30亿元,并通过一系列关联交易摆脱与北京庄胜的法律关系,肆无忌惮的侵吞巨额公司财产。其行为最终造成北京庄胜无力完成庄胜二期拆迁,工程烂尾十年,银行贷款难以收回,国有资产大量流失,百姓怨声载道,群访群诉案件不断,严重影响首都形象和社会稳定,成为各级政府的心病!

农夫与蛇 恩将仇报

2001年,因周建和动用北京庄胜的资金在澳门豪赌输掉数千万元并欠下巨额债务,北京宣开拟对北京庄胜进行审计并追究香港庄胜的违约责任。周建和面对被人识破原形的窘境,向他事业起步的恩公露出了獠牙。他花重金阻止了审计,进而通过增资扩股至80%,开始了“去宣开化”的计划。

彼时,庄胜一期写字楼售价3000美金/平方米,折合人民币2.7万元/平方米左右,而当时北京市的住宅才四、五千块钱。近30万平米的写字楼,销售额超过80亿元。周建和将资金抽走,并签订虚假合同大量增加成本,最终使项目财务报表不堪入目,通过归还出资、以物抵债等方式,合计用仅仅7000万元人民币将宣开踢走,侵吞了价值数十亿的项目股权。

贪婪无度 司法套利

周建和从没想过偿还贷款,钱进了他的口袋就犹如肉包子打狗。因无法收回,中国银行湖南分行提起诉讼,法院判决北京庄胜还款,但是周建和为了达到拖延还款、转移资产的目的,不断进行恶意诉讼,打完一审打二审,打完二审打再审,就是不还钱,造成了巨额国有资产的流失风险。

为了避免国资损失,中国信达作为处理银行不良资产的专业金融机构介入,在受让了湖南中行对北京庄胜的上述系列债权后,对北京庄胜进行债务重组。信达投资、信达北京分公司、北京庄胜为此签订了债务重组协议。用庄胜二期土地抵偿了27个亿的债务,又豁免北京庄胜9亿元债务,替庄胜解除了债务危机。

而后信达公司因缺乏房地产开发经验,将拥有庄胜二期土地的项目公司——信达置业在北京金融产权交易所公开挂牌出让,中国国安集团通过公开竞拍取得该公司100%股权。中信国安取得项目开发权后,投入巨资完成了地上拆迁、开发建设等工作,取得的成绩获得北京市主要领导的重视和好评。周建和眼见随着北京地产行业的火爆,庄胜二期已经从当初的20几个亿变成了现在的300多个亿,再次张开了血盆大口,妄图利用司法套利的形式将该项目据为己有。

欠税过亿 拒不偿还

据北京市地方税务局网站公开信息显示,北京庄胜胜公司名列北京欠税大户第二名,欠税金额达1.59亿元!而颇为滑稽的是,该单位在名列全市欠税大户“榜眼”的情况下,竟然将西城区地税局告上法庭,最终被法院驳回!据内部人士透露,因欠税额度巨大,实际控制人周建和又是外籍,因此其被限制出境、限制高消费。但有知情人反映,周建和虽被限制出境,但并未受到高消费限制的过多影响。他不仅经常出入高档场所,而且自身名下也有一高端会所,名为“潇湘会”。周建和经常在潇湘会宴请宾客,甚至一些官员也出入此地!

诉讼缠身 众人受害

根据企查查等企业征信类媒体显示,截止2018年5月,北京庄胜广场涉诉的法院裁判文书多达379封,被执行人60起。其中主要诉讼内容涉及两类:

\

第一类是由于庄胜公司拖欠商家货款,导致被近百家商业公司起诉。据统计此类情况案件近百起,欠款数额巨大,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有部分公司在判决后许久收到欠款,但还有诸多企业因庄胜名下无可执行财产而陷入痛苦境地。一些资金雄厚的大型公司尚能正常经营,但规模较小的公司轻则举步维艰,艰难维持;重则无法承受大额欠款,破产倒闭,不知道又有多少人将面临下岗或解聘的遭遇。

第二类是由于该公司曾在2005年销售庄胜百货产权铺位,但在近十年的时间内一直没有给业主办理产权证,于是业主便将庄胜百货起诉。同时庄胜百货采取的是售后返租的销售形式,按照合同约定,庄胜应当支付业主商铺租金,但庄胜拖欠租金,不予业主结算,于是业主便再次将庄胜诉至法庭。经统计,庄胜未给业主办理产权证的案件百余起。有业内人士分析,独立商铺的产权证一般是大型商业大产权证分割后产生,正常情况下商铺的产权办理应不存在问题,但如果存在企业资产被查封、扣押、冻结,或者企业将大产权证用于抵押再融资等情况,则业主的小产权证无法办理。

贪婪无度 天道难容!

一个企业,20余年,就这样靠着坑蒙拐骗、骗贷套贷、偷逃税款、虚假出资、抽逃资金、侵吞国有资产、失信赖账、诈骗行贿、司法套利等种种无耻手段,对合作伙伴利用完之后就恩将仇报,其与所有给其支持的伙伴都陷入诉讼,所到之处官司满天飞,凭着这种不要脸精神,硬生生的从10万元初始资本金开始,一度膨胀到100多个亿的资产,资产增值十几万倍。

这个公司,就这样牢牢地趴在我们社会主义新中国的身上,疯狂的、不停地、贪婪的吸食着我们来之不易的新鲜血液,然后又将财富一笔笔的转移到国外,实现个人无度的挥霍,天理难容、天道不容!

来源:http://www.svfinance.com.cn/industry/2018/09/10/3722.html


上一篇:山东省兰陵县南桥镇:领导依权越法 岂能服务于民
下一篇:判决!苏州稻香村诉北京稻香村一审获胜 北稻停止使用稻香村标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