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本网供稿:gaojianchuli@qq.com
首页 > 国内 > 内容

【长三角企业案例精选】强势的资本 无奈的实体
发布时间:2018-9-6 16:13:03   作者:不详

经济社会中,法人、自然人都有可能涉及到经济纠纷。

在双方的权利和义务不对等下所签订的协议,而又被逼诉诸于法律,企盼最终得到法律的公平公正裁决。让法之所向成为民之所盼,不仅是法治进程的进步,也是法律在经济社会中的最后一道防线。

实体企业缺少资金,融资难融资贵是不争的事实。近期看到一个资本与实体企业博弈的案例,值得有需要资本介入的实体企业探讨和研究。

协议背景

2012年江苏淹城野生动物世界公司投资的厦门马戏项目急需资金,中某国际证券有限责任公司投资银行部的宗某介绍王某军给淹城野生动物世界公司。

2014《投资协议》梳理

2014年9月12日江苏淹城野生动物世界公司(以下简称甲方)、徐卫勇(是甲方的实际控股人以下简称丙方)与王某军(以下简称乙方)签订《江苏淹城野生动物世界公司投资协议书》(以下简称2014《投资协议》)。

乙方出资9500万元(人民币 下同)在不同时间段以不同形式注入甲方。

一、乙方借款9500万元给甲方,至2015年3月31日到期,年利率12%。

(债务实际到期日分别为:2015年3月16日3000万元,2015年3月17日3500万元,2015年4月4日3000万元)

1、通过金融机构向甲方提供委托贷款。

2、乙方与金融机构签订委托贷款贷款合同,甲方与金融机构签订委托贷款借款合同,委托贷款发生的相关金融机构费用由甲方承担。

3、甲方以动物园门票收入权作为质押;丙方以其持有的甲方的51%股权作为质押。

4、至2015年3月31日到期,委托贷款仍未转为股权,甲方需在委托贷款到期后偿还全部借款本金及利息,甲方如不能按期还款,应按《委托贷款借款合同》中约定的比例承担滞纳金。

转股日晚于委托贷款到期日的,委托贷款期限届满后应展期至转股日。

5、在借款期限内且在债转股前,出现以下情况之一,甲方有权提前还款,并按实际借款时间付息。

(1)乙方自身状况发生较大变化,对甲方上市造成较大不利影响;

(2)甲方取消上市计划。

二、2015年3月31日前含当日将9500万元以增资方式转为甲方的股权。

1、转股价格以2014年1月1日至2014年6月30日甲方及甲方的厦门马戏项目上半年实现净利润的22倍罚为转股价格。如截止2014年6月30日厦门马戏项目营业累计不足6个月,以厦门马戏项目正式营业3个月实现净利润的2倍计算厦门马戏项目上半年实现净利润数。

(由于当地政府拆迁的延迟,马戏项目还在施工中!此协议签订时间为2014年9月份,而2014年5月1日勉强将厦门马戏项目室内马戏开业,截止6月底净亏损500多万元。)

2、乙方尚未收取的利息收入可以在转股时连同委托贷款一并转为甲方股权。

(2014年1月至9月份厦门项目净亏1000多万,乙方还是要连利息一起入股。)

3、经甲方和乙方共同协商一致后,可以对转股价格予以调整。

4、协议各方经协商一致,可根据转股时的实际情况调整投资额,若需减少投资额,则委托贷款中多出的款项作为甲方对乙方的负债,由甲方在转股日前退还乙方相应本金。双方各自所获得的还款分配比例依据其投资额占总投资额的比例确定;若需增加投资额,则由乙方向甲方追加相应的现金投资。双方各自需要追加的现金投资比例依据其投资额占总投资额的比例确定。

5 、出现下述情形之一,乙方有权拒绝债转股,并要求甲方提前还款;

(1)甲方的经营情况发生较大变化,对甲方上市造成较大不利影响。

(2)甲方违反协议中的承诺和保证。

(3)甲方取消上市计划。

(4)甲方实际控制人发生变化。

6、截止到2015年3月31日,甲方根据条款的约定自愿转为对甲方的股权。除不可抗力或本协议另有约定外,甲方及其股东不得拒绝债权转为股权。

7、为避免岐义,转股完成之日为乙方被登记为甲方股东之日,如果因甲方之过失未能完成转股的工商登记,则《终止委托贷款委托合同》和《终止委托贷款借款合同》的协议之签署日应被视为转股完成日。

8、乙方在完成债转股并成为甲方股东之后,若出现以下情况之一,乙方有权要求甲方回购其持有的股权:

(1)乙方在转股完成并成为甲方股东之后,在2015年12月31日前,甲方未向中国证监会申报上市申请;

(2)甲方自身状况发生较大变化,对甲方上市造成较大不利影响;

(3)甲方取消上市计划。

上述情况股权赎回的价格为全部转股金额及每年按15%的投资回报的金额累积。

上述情况股权赎回三年内甲方再次启动上市程序,乙方有权以前述约定的价格和条件继续成为甲方的股东。

甲方不以股权赎回形式回购乙方股权,乙方有权以市场公允价格出让该等股权。

9、乙方在成为甲方股东后,若出现以下情况之一,甲方有权回购该等股权;

(1)乙方未配合甲方上市工作。

(2)乙方自身状况发生较大变化,对甲方上市造成较大不利影响。

上述情况股权赎回的价格为乙方的全部转股金额及每年按委托贷款约定的借款年利率的投资回报的金额累积。

(因乙方的原因造成甲方不能上市,不仅要原价赎回他的转股额,还要承担乙方年利率12%的利息!而在上面的条款中因甲方的原因造成自身不能上市,则甲方需原价赎回乙方的转股额还得承担年15%的金额累积回报!这还是“对赌”吗?赌什么?赌的是赚多赚少?按这份协议资本的风险在哪?)

合同法第五十四条下列合同,当事人一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变更或者撤销:

(一)因重大误解订立的;

(二)在订立合同时显失公平的。

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订立的合同,受损害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变更或者撤销。

协议内中还有很多保护乙方的权利和限制甲方的行为内容就不一一列举了!

需要说明的是:此合同的原始范本是乙方的代理律师提供并起草,中间人宗某修改。(在合作初期,乙方曾提出过将此律师介绍给甲方做法律顾问。)因此,乙方代理律师对甲方的财务及实际经营情况是了解的!

2014《投资协议》中的条款,对双方的权利和义务的约定则明显偏向于资本方。

从中不难看出资本的贪婪和霸道,同时也看到实体企业的无奈与艰辛。

产生分岐 矛盾激化

甲方厦门的项目因当地政府拆迁的迟延,造成马戏项目未能如期完工。

在2015年转股日到期前后,双方就债转股的具体事项及厦门工程的现状进行多次协商,由于乙方在协议签定时所占据的绝对优势条款,坚持按协议执行。

有两笔资金在协议规定的转股日前到期,但乙方并未按协议规定给甲方展期。

转股日到期后,双方仍在商讨。

受委托贷款行因此向甲乙双方发出告知书,贷款逾期,请双方尽快协商贷款展期。如不然将停止受理甲方贷款、银行承兑汇票等融资业务并报请人民银行将甲方列入信用不良企业名单,向社会公布。依法向法院申请支付令,申请强制执行或直接提起诉讼,追偿欠息。

然,乙方没有按协议条款为甲方进行贷款展期。

受委托贷款行于2015年5月20日直接从甲方的帐户中划扣贷款利息及逾期罚息581.4770万元。7月3日又划走209万元。

在被列入“信用不良企业”名单后,金融单位及其他有资金往来的单位纷纷上门催收债务。

一时之间甲方陷入资金链断裂的恶性状态中。

为此,甲方穷尽所有,高息筹措,于2015年7月7日先期还息103万元和104万元。

乙方看到甲方找到资金主动还款,于7月11日发函甲方,不认可此还款并告知已通知委托贷款行退回此两笔款项。要求甲方收到函件后5日内按协议条款办理债转股。同日通知委托贷款行,终止与甲方的委托贷款到期日的合同。

16日甲方还本息9561.7496万元给乙方委托贷款行,此次还款加上前期被扣收的资金连本带利合计1.25亿元。

随后发函乙方告知所欠款项及利息已全部付清。甲方目前的现状不具备上市条件,已取消上市计划。

2015年8月12日,甲方再次发“解除合同通知书”函给乙方:

1、依据2014《投资协议》第3.4.1条,乙方的转股方式是“将委托贷款以增资方式转为甲方的股权”,委托贷款存在,是转股的前提条件,现委托贷款已不存在,已不存在将委托贷款转为股权问题。

2、第3.3.3条约定,“转股日到期晚于委托贷款到期的,委托贷款期限届满后应展期至转股日。”根据该条款,如果委托贷款在贷款到期前未能按照合同约定转为股权,贵方想债转股,必须将委托贷款展期到债转股完成。但令人遗憾的是,贵方在委托贷款到期后,没有通知委托贷款行进行展期。该行于2015年4月30日向我方发出“催收逾期贷款本息通知书”和“告知书”,称:将报请人民银行将我方列入信用不良名单向社会公布,依法向法院申请支付令、申请强制执行或直接诉讼等。此外,贵方于2015年7月11日书面通知委托贷款行委托贷款不再展期。

3、我方已按第3.3.3条约定“如果本协议约定的转股日到期,委托贷款仍未能按照本协议约定转为股权,甲方需在委托贷款到期后偿还全部本金及利息,还款日为委托贷款期限的到期日。甲方不能按期还款,应按《委托贷款借款合同》中约定的比例承担滞纳金。”根据该约定,我方在贵方不展期,银行催收情况下,有义务偿还借款本息及罚息,我方已严格按照该合同约定,履行了还款义务。……

在已向贵方发出《终止投资协议通知函》的基础上,再次郑重通知贵方:我方已决定解除与贵方的所签全部合同。

起诉 反起诉 对簿公堂

乙方随后起诉至法院,2015年8月3日法院立案受理此案。2015年8月18日甲方反诉乙方。

乙方诉讼请求:1、被告甲方和丙方履行2014年《投资协议》的约定,履行债权转股权义务;2、确认乙方持有甲方89.59%的股权;3、甲方和丙方履行2014年《投资协议》的约定,完成将乙方的债权转为股权的程序;4、甲方和丙方对诉讼请求1、3承担连带责任。5、本案诉讼费用由甲方和丙方承担。

甲方反诉请求:1、确认甲方与乙方于2012《增资投资协议书》、2014《投资协议》已经于2015年8月16日解除;2、乙方赔偿甲方经济损失人民币1元;3、乙方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

2015年10月份、11月份乙方以防止在诉讼过程中,被告再次转移股权为由,分四次请求法院冻结甲方、丙方及关联公司股权。

法院根据乙方申请,在乙方提供公司信用担保的情况下,于2015年10月份、11月份分别作出裁定,冻结相关公司的股权。

2016年5月3日,乙方以甲方已将相关野生动物驯养繁殖许可证和动物全部转移灵灵淹城公司,防止其继续转移为由,向本院提起诉讼保全申请,要求甲方、丙方、其他淹城公司不得出售、出租、赠与、抵押、转移属于其所有的野生动物等。

2016年5月5日,在乙方追加乙方控股公司信用担保的情况下,本院作出裁定,明确未经本院批准,禁止甲方、丙方、灵灵淹城公司出售、出租、赠与、抵押、转移属于甲方、灵灵淹城公司所有的野生动物等行为。但为了维护正常生产经营和履行投资协议书的除外。

2017年8月15日,法院判决如下:

一、被告甲方、丙方继续履行2014年9月12日与原告乙方签订的《江苏淹城野生动物世界公司投资协议书》,履行债权转股权义务;

二、原告乙方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将9500万元增资款退回甲方,并从2015年3月31日起享有甲方89.59%的股权,如原告乙方逾期未退回上述款项,则视为乙方放弃转股权。

三、被告甲方、丙方在乙方9500万元增资款退回甲方之日起十五日内配合原告乙方完成债转股的程序;

四、驳回乙方其他诉讼请求;

五、驳回被告甲方的反诉请求。

本诉案件受理费516800元,保全费5000元,反诉案件受理费50元,合计521850元,由被告甲方、丙方负担。原告乙方预交的本诉案件受理费516800元,由本院退还。

对判决书条款的看法

判决书第28页:“乙方提供给法庭的一份资金来源证明和乙方控股的两个公司股权结构图、资产负债表等,证明公司借给自己的9500万元全部为公司自有资金。”

判决书第31页: “常州某平通讯科技有限公司(乙方控股以下简称为某平公司)于2012年9月14日向兴业银行常州支行申请流动资金贷款4400万元,贷款资金去向为常州某仁光电系统集成有限公司(乙方控股以下简称为某仁公司),某仁公司控股股东为常州某坤通信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某坤公司),用途为支付货款。

某仁公司收到这4400万元后,于同日转入为某平公司尾号为5423的中国工商银行帐户4400万元。经查,除4400万元资金住来外,当日某仁公司帐上余额为864825.94元。某仁公司的4400万元款项进入之前,某平公司该银行帐户余额为2876929.06元。

同日,从某平公司尾号为5423的中国工商银行帐户转入3000万元到某平公司在尾号为0741的江苏银行帐户,并于2012年9月17日支付给甲方作为委托贷款资金。”

据乙方本人说明,某坤公司、某平公司、某仁公司系其控股的三家关联公司,三家公司授权乙方统一调配三家公司的资金。

判决书第32页:“常州市公安局武进分局于2017年1月19日对某平公司高利转贷案立案侦查,于2017年4月7日发函给本院,明确其所侦查的案件与本案民事纠纷所涉主要事实有关联但不属于同一法律关系。”

而乙方向法庭提交的“证明公司借给自己的9500万元全部为公司自有资金。”其中的3000万元与法庭的调查大相径庭。

甲方认为此3000万元系违规资金应从9500万元中扣除。

然而,法庭对此的阐述让人费解。

判决书第68页:本院认为,该3000万元不宜从投资额中扣除。理由如下:

第一、该流动资金贷款被某平公司用于支付某仁公司的货款后,其款项性质已经发生变化,变为货款,不应再视为银行流动资金贷款。并且某平公司于2013年4月已将该笔4400万元贷款归还。

第二,即使追溯其原始的资金来源系银行流动资金贷款,确实违反了中国人民银行《贷款通则》关于借款人“不得套取贷款用于借贷牟取非法收入”的规定、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流动资金贷款管理暂行办法》关于“流动资金贷款不得用于固定资产、股权等投资”规定,但上述规定均属于部门规章,并非法律、行政法规禁止性规定,因此不能据此认定合同无效。虽然,常州市公安局武进分局于2017年1月19日对某平公司高利转贷案立案侦查,但刑事程序尚未对此作出结论性意见,故本院暂不宜将3000万元从投资款中扣除。

疑问:

1、某平公司从兴业银行以货款名义贷出4400万元由兴业银行直接转入某仁公司工商银行帐户,某仁公司(帐面记录为往来款)一分不动当日即又转给了某平公司的工商银行帐户,某平公司当日又从工商银行帐户转到某平公司的江苏银行帐户,再委托江苏银行贷给甲方。“资金转这一圈的目的?怎么看着像是洗钱?”

2、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人民银行出台的相关规章“并非法律、行政法规禁止性规定”,还要遵守吗?

3、甲方只是请求从9500万元中扣除套贷转债的3000万元,并没有主张“认定合同无效”。扣除套贷转债资金3000万元怎么就成了“认定合同无效”?

判决书第32页:“关于委托贷款的展期问题,2014年《投资协议书》约定的转股到期日为2015年3月31日前,而委托贷款经展期后的到期日分别为2015年3月16日、2015年3月17日、2015年4月4日。根据协议约定,乙方有义务将前两笔委托贷款展期至转股到期日 2015年3月31日。但基于双方在2015年3月31日前,已经协商债转股事宜。而甲方未按其与江苏银行常州分行签订的 《法人委托贷款借款合同》 第二十二条的约定,于贷款到期之前三十天向委托人提交书面申请,并取得委托人书面同意。甲方于转股日到期后,在双方对转股比例存在争议的情况下申请委托贷款展期,乙方有权拒绝委托贷款继续展期,并要求按2014年《投资协议书》约定签订终止委托贷款合同的协议。被告主张乙方应将委托贷款展期至转股实际完成日,并无充分的合同依据,本院不予采纳。”

疑问:

2014年《投资协议书》中“第3.3.3 条,债权清偿如果本协议约定的转股日到期,委托贷款仍未能按照本协议约定转为股权,甲方需在委托贷款到期后偿还全部借款本金及利息,还款日为委托贷款期限的到期日。甲方不能按期还款,应按《委托贷款借款合同》中约定的比例承担滞纳金。转股到期日晚于委托贷款到期日的,委托贷款期限届满后应展期至转股到期日。”

这句话应该是针对乙方吧?“委托贷款期限届满后应展期至转股到期日。” 里面并没有其他附加条件,这也不是依据?

转股日前到期的贷款不展期至转股日,一边商讨转股,一边催收债务并付诸实际行动中!

此协议是2014年9月份签订的,约定转股价格的时间段为2014年1月份至6月份。实际营收早已明了,但还是以此时间段作为转股价格约定,是对转股价格计算的方法认知不同,还是受资本胁迫而签订的城下之盟?

甲方公司实际估值高达数亿元,乙方用不到一亿的资金就轻松的占有甲方89.59%的股权!

甲方不服此判决,已上诉至江苏省高院。

(文章来源:长三角政商)

上一篇:鄂尔多斯蒙泰集团:究竟是做坑民的“热老虎”,还是做人民的“暖宝宝”?
下一篇:一份“黑”仲裁致使民企千万资产被侵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