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本网供稿:gaojianchuli@qq.com
首页 > 国内 > 内容

大系统邪教组织核心机构之—— 天宬大系统
发布时间:2018-6-6 16:01:38   作者:不详

大系统邪教组织系列报道之三

【核心提示】大系统邪教组织系列报道之一报道了广东出现新型法轮功组织——大系统邪教组织,在教主叶子青(以下简称教主、师爷、师尊)的统领下,大系统邪教迅速发展,并形成了两大核心机构——天宬大系统(海门,以下简称天宬大系统)和迦圆衣坊(君门)的两大核心机构。两大核心机构竞相发展,互为犄角,支撑起大系统邪教这一庞然大物。天宬大系统由大系统邪教教主叶子青的七弟子朱虎溪在2013年创立,对外以深圳市天宬善海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深圳市虎溪天宬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和深圳市韵帆惟缘珠宝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为幌子进行业务活动,总部位于深圳市龙岗区布吉街道文博宫4#馆2层205~206,2017年国庆期间因发生弟子修炼后精神致幻跳楼死亡事件后,被文博宫物业赶出文博宫,并于2018年春节前搬迁至深圳市福田区八卦岭三路八卦岭工业区425栋618。天宬大系统经过5年的发展,陆续发展了广东、广西、福建、江苏、山东等分公司和道场,弟子信徒遍布中国大江南北。到目前为止,天宬大系统弟子信徒10万余众。

天宬大系统组织机构严密 发展弟子信徒十万余众

天宬大系统由掌门朱虎溪在2013年在深圳创立,早期就几个弟子,经过5年多的发展,形成了以朱虎溪为核心,培养了一批核心弟子高层,再在全国各地“开枝散叶”。据朱虎溪几个核心弟子介绍:仅天宬大系统现已在中国多个省市发展分会及道场,总部和各分会道场核心骨干200余人,门下弟子共计十万余众。

朱虎溪,男,1975年出生,原名:朱雷,法号:善海。江苏徐州沛县人士。在大系统组织内宣称是天上观音下凡带领弟子修行。是深圳市天宬善海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老板和深圳市韵帆惟缘珠宝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实际幕后控制人(编者注:“韵帆惟缘”由朱虎溪四个核心弟子的法号组成)。

上图:天宬大系统弟子在各弟子学员微信群宣传唤醒灵魂的导师——朱虎溪

朱虎溪早年追随江湖算命先生刘师傅学习算卦,浪迹江湖掐八字算卦,参加各种讲座和论坛,给一些企业人士测算并吸引学员。后拜大系统邪教教主叶子青为师,学习叶子青的法术和敛财之术,并不惜15000元让师父叶子青给自己改名朱虎溪(与伏羲谐音)。期间,虽被师父叶子青骗走六七十万至穷困潦倒,但因其天资聪慧,所以,因祸得福,从师父那里学得这门江湖法术和骗术绝技。后虽受同门同乡师妹——“师母”(即君门掌门)解蕙瑜的百般排挤和打压;但是,仍然凭借其所学的各种法术和骗术坚持发展,且发展速度和规模居大系统邪教组织之首,弟子信徒数量已然超过君门,据天宬大系统几个讲师和核心骨干介绍:天宬大系统发展到现在,门下弟子信徒达十万余众。

在天宬大系统组织内层级分明,组织严密。掌门朱虎溪是最高首脑,拥有天宬大系统组织内至高无上的权力,所有天宬大系统弟子信徒要听从朱虎溪指令。日常由深圳市天宬善海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周煜涵(朱虎溪的大弟子)代掌门朱虎溪行使管理和经营权利。其它核心弟子辅助管理,谁负责培训、谁负责拉人头、谁负责管理、谁负责会务联系管理、谁负责收钱等业务分工明确。

上图:天宬大系统组织结构网络示意图

上图:天宬大系统组织核心成员结构图

天宬大系统之收徒骗局

天宬大系统经过几年的发展,形成了一套完善的发展弟子信徒的套路。基本按以下程序操作:

上图:天宬大系统吸收发展新弟子的一套程序

天宬大系统发展吸收新学员弟子时,由老弟子充当“天使”(即新弟子介绍人),而被介绍的新弟子学员则称为“如意”。老弟子会对新弟子通过加微信聊天,发布一些具有诱惑力的测算之术的内容,如:想知道你的电话号码是否吉利?今年的运气如何?想知道如何改变你的命运吗?以此吸引新学员信徒。从最开始所谓的免费的公益课(也称公开课)开始拉人,许多对传统文化感兴趣的人看到有免费的了解和学习机会就自然而然的被拉到天宬大系统成为如意。新学员弟子参加免费的公益课时,天宬大系统的讲师会讲授一些吸引力和煽动性的内容,但会将精彩内容像说书似的“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然后由天宬大系统的天使对其进行洗脑并了解其家庭和经济状况,诱导新学员参加更进一步的交费学习《生命奥秘》,加入天宬大系统组织。

上图:天宬大系统服装部主管罗慧心发布的公益课广告,吸引新弟子学员参加。

上图:天宬大系统弟子在微信群宣传虎溪天宬学院和拉人头学习《生命奥秘》

新学员弟子上了天宬大系统的《生命奥秘》初级课程后,天宬大系统会用同样的手段吸引和诱导新学员弟子进一步的学习《生命觉醒》、《王性扬升》、《净土善海》三级修炼课程,这些课程基本都由朱虎溪亲自授课,并在授课现场布置好各号家庭的位置,由各号家长组织,家长一般由一帮核心弟子担任,现场的老弟子们则充当众托。

上图:天宬大系统2015年四个月的大课课程表

上图:天宬大系统编写的《生命奥秘》课本

朱虎溪亲自讲授的课程,每次都由这些家长和老弟子们从会议室门外列队一直列到舞台,配合现场的DJ播放的劲爆节奏音乐,再加上弟子们同频率的如雷掌声,以崇拜的眼神行注目礼,如欢迎神灵般的欢迎天宬大系统“唤醒灵魂的导师”朱虎溪,一众弟子们与其击掌互动。众多老弟子便借此场景在课程期间介绍甚至神化朱虎溪和天宬大系统的五伦净土文化,把朱虎溪捧上神坛。在上课期间,朱虎溪每每讲到灵魂觉醒时,会有一帮老弟子众托在需要时哭哭啼啼,DJ再配以空灵的音乐,以此制造程度情景。一众新学员在这种的氛围下,情绪、意识和思维就此进入朱虎溪设计的频道中,跟着他的思路走,其中一些老弟子会哭着喊着:“师父,我来了”并痴狂地冲上舞台,跪拜在朱虎溪面前,如此虚虚实实,边上课边洗脑,让众多新学员弟子也入迷甚至着魔。课后回到宾馆,这些家长便会给这些入迷的、有钱的新弟子学员开小灶,做进一步的精神洗脑控制后便怂恿这部分新学员弟子拜朱虎溪为师,并购买法衣、法器,层层盘剥,开始了天宬大系统的“牵羊、养羊、剪羊毛直至宰羊”的敛财之旅。

上图:朱虎溪开课接受列队景仰的入场仪式,弟子学员爆满。

天宬大系统一个多年的女弟子介绍:“现场我们就哭啊!哭得稀里哗啦的。这几年都练出来了,我们女人嘛,看不得别人的难过和伤心事,看到别人一哭心里就难受,所以这眼泪说来就来,只要需要,我们就哭,说白点,我们就是托,高级托。”

天宬大系统在开课期间会根据实际情况设定不同的骗局,对有钱的新学员,朱虎溪会让门下的核心弟子先摸底,摸清这些学员的家庭和经济状况,了解所从事的职业,所遇到的问题等详细信息,且信息越全越好,以便朱虎溪有的放矢。通过与这些新学员的交谈摸清这些人的家底,通过层层筛选,最终锁定几个有钱的学员,课上到最后一天两天,朱虎溪便会针对这几个学员设计出精准的课程内容和案例,诱导和鼓动这些学员,引起这些潜力学员的共鸣,进而提出问题所在,却又神神叨叨的“说一半留一半”,诱导弟子学员继续交费学习去找解决问题之道。2017年12月15日,朱虎溪在维也纳酒店华南城店开课讲授《生命觉醒》时,告诉数百名弟子学员:“你们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解决问题。你们带着问题来,就不能让你们带着问题回去”,可经过三天四晚的学习,众多弟子不但问题没解决,反而发现按照朱虎溪所讲授的逻辑思维和办法,问题越来越多,更困惑了。于是,众多弟子来学朱虎溪的“五伦净土传统文化”,在被洗脑“觉醒”后发现要解决的问题和困惑越来越多,唯有继续报名交费学习天宬大系统的更高级修炼课程方能找到答案。

上图为视频截图:朱虎溪在《生命觉醒》课堂唤醒一女弟子的灵魂,朱虎溪抱着女弟子的脑袋,在耳边施法后女弟子嚎啕大哭,朱虎溪则对众弟子学员说:“我们恭喜她灵魂觉醒了”。

据大天宬大系统原代理总经理彭垣溯介绍:“大系统他就是要让你不断的报这个课,他总共从《生命奥秘》开始到后面的三级修炼还有四个级别的课,他有三级修炼:《生命觉醒》、《王性扬升》、《净土善海》。你只要一进去,把三级修炼走完,至少30万打底。三级修炼完了,从经济上讲,把你盘剥得差不多了。”

在朱虎溪五伦净土文化的召唤下,再加上一帮老底子众托的气氛哄抬下,于是,一大批学员的精神就这样被控制住了,拜朱虎溪为师,加入天宬大系统,从交费学习、拜师、改名字、改手机号、买法衣、法器等一系列程序做起,开始了被层层盘剥之旅。众多弟子学员拜师后为了讨好朱虎溪,让其给能量加持,自觉的积极给天宬大系统组织做贡献,除了巨额消费贡献给组织外,还要拉人头,许多学员被洗脑后积极发展家庭成员,把家庭成员和亲朋好友等人脉介绍给组织。天宬大系统从经济上将弟子盘剥到无路可走了,这些弟子只好乖乖帮助天宬大系统组织拉人头,卖法衣、法器和药品等,拿10%~15%的提成,自觉的成为天宬大系统组织的帮凶。如此周而复始,天宬大系统就是靠这一套成熟的、一本万利的的体系来敛财并快速发展弟子信徒。

朱虎溪亲自讲授的课程,每次都有大量弟子学员在课程学习结束后跪拜他为师,加入天宬大系统组织,拜师后,核心弟子就会趁热打铁带新弟子购买与之身家底细相对应或稍高一点的法器,基本上这些几十元、几百元的“地摊货或淘宝货”在朱虎溪手中能卖出几万甚至几十万的超高价。为了盘剥这些新弟子,朱虎溪甚至设计一套大网做局让这些新弟子入局:首先由朱虎溪闭目并伸手在法器上空感应一遍,然后朱虎溪再根据弟子的财务能力选出某一件法器,神神叼叼地说根据某新学员的情况这个法器就适合他,带着这个法器就能助他修行并与师父链接,通过师父的能量加持,加快修炼进程。如果某个法器的价格超过学员的支付能力或刷卡额度了,旁边的弟子就会偷偷的跟学员说:“你先刷卡,剩下的余额打个欠条,让师父签个字担保,师父看中你,与你有缘才会担保,你去试试,师父如果签名担保了,那是你的福报,以后要好好跟着师父修行,感恩师父、孝敬师傅。”,于是朱虎溪大笔一挥在欠条上签上大名。而弟子不但被透支盘剥,反而欠下巨额债务,在还信用卡的同时还要分期给天宬大系统组织还款,甚至因此还欠师父一个天大的人情。

据天宬大系统邪教组织弟子介绍:2015年,一湖南女士离异后,独自赡养孩子,经济拮据,受家庭和经济等问题困扰。听说了天宬大系统后,找朋友借路费,千里迢迢慕名到深圳找到朱虎溪,想学习大系统的五伦净土文化修行来解决困惑并改变现状。在天宬大系统办公室内,个别良心未泯的弟子听说这位女士的遭遇后,向师父朱虎溪觐言:一个母亲,独自一人带着孩子,这么困难,还带着虔诚的心来学习,是否可以减免该女士的课程培训费?朱虎溪回复:这是她的业障,需要她自己经历,要她自己承担,学费必须要交,不可免。后该女士只能通过借民间5分的高利贷把费用交上学习。通过一轮的学习和被洗脑后,该女士又陆续分几次以3分~5分的高利贷贷款把天宬大系统三级修炼课程的学费交上学习。就这样,天宬大系统朱虎溪通过对该女士的成功洗脑并精神控制,总共榨取该女士高利贷借来的20余万元。

天宬大系统秘密结社

天宬大系统自2013年成立以来,从未向民政主管部门登记注册,更未经国家相关部门批准,是隐藏在社会机体下的地下非法邪教组织。该邪教组织每年举办数百场大型活动,要么不向相关主管部门报备,要么挂羊头卖狗肉,以文化公司之名报备,行邪教发展之实。据深圳市公安局龙岗分局国保大队警官介绍,从未听说天宬大系统有向龙岗分局报备过。据了解,在天宬大系统发展的5年多时间内,曾有学员及时醒悟,知道自己上当受骗后报警,上水径派出所和布吉派出所均曾经出警过,但根据天宬大系统一些资深弟子介绍,朱虎溪在当地耕耘多年,各方面人脉发展得非常成熟,故而每每能够全身而退。也因此深圳市龙岗区610办公室和深圳市公安局龙岗分局从未听到下属单位向他们举报或汇报过天宬大系统所从事的邪教组织行为。

天宬大系统组织打着五伦净土文化等传统文化学习为幌子,利用各个道场和分会组织为据点,不定时的组织弟子秘密培训授课,进行歪理邪说宣传。每年秘密开设大课、小课数百场。小课和复训课一般在各道场会议室结社,人数多时,则租用各大合作酒店的会议中心授课,以《三皇王道》、《三皇人道》、《五伦净土之生命奥秘》、《生命觉醒》、《王性扬升》、《净土善海》等的研讨会、研修班、修炼班、复训班、特训营及全国巡讲某某站等为名(如《五伦净土之生命觉醒》研讨会——深圳站、南宁站、中山站、福州站、厦门站、无锡站、上海站等),不断变换结社地点。先后在福州大饭店、深圳布吉皇廷大酒店、深圳龙岗维也纳国际酒店(华南城店)等全国各大酒店包场授课,组织弟子和新学员进行洗脑进而精神控制。经过层层筛选,吸纳各种像家庭问题、心理问题或仇视社会等问题弟子加入天宬大系统组织,尤其是对有钱的弟子学员更是趋之若鹜,视其为一块肥羊,通过各弟子层层设局,发展此类弟子学员加入天宬大系统。

上图:《生命奥秘》杭州站朱虎溪和弟子信徒合影

上图:天宬大系统在福州大饭店授课现场留影

上图:2015年生命奥秘精华人生第17期特训营合影

上图:《三皇人道》第一期全国巡讲肇庆站朱虎溪与弟子信徒合影

天宬大系统行动诡秘,神不知,鬼不觉。系统内组织结构和层级严密,在各种研讨会的幌子下,每次活动仅在大系统内各微信群内发布相关信息。活动提前策划好:谁负责收款,谁负责会场布置,哪几个人放风,哪些老弟子做“托”,各分系统(以*某号家庭为名)谁负责,所排坐的位置,都有详细的分工。参加者除了弟子外,新学员都是由大系统天使进行了一段时间的考察和洗脑后交费进入学习。

2017年3月14日~17日,天宬大系统朱虎溪在深圳布吉世纪皇廷大酒店秘密讲授《净土善海》课程,课程刚开课1天,被人举报到深圳市龙岗区610办公室和龙岗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但令人蹊跷的是:朱虎溪马上获知信息。据报案人的内部线人消息:朱虎溪接到通风报信后赶紧下课,并取消会后的弟子内训活动。当天傍晚待深圳市公安局龙岗分局国保大队警官去核实时扑了个空。

上图:天宬大系统朱虎溪所开的大课,数百弟子学员齐聚一堂。

曾有洗脑不彻底学员被骗后报警的,但天宬大系统讲相关的邪说穿插到课程中,隐蔽性极强,不熟知天宬大系统内部操作的人很难发现其中的猫腻,再加上深厚的人脉关系,故朱虎溪每次都能够安全落地。但在天宬大系统,从朱虎溪到基层弟子甚至这些弟子的家人都熟知天宬大系统秘密结社之性质,故而,在发生了几次死亡事件后,朱虎溪越来越谨慎。暂停了深圳的系列活动,陆续发展其它省市的“市场”,近期加大力度发展无锡市场,陆续在无锡开了两次大课,一次由朱虎溪亲自授课,一次由核心弟子、金牌讲师仇一帆讲授,反响热烈,通过这两次结社授课,在敛财的同时,招揽了大量新弟子信徒。

天宬大系统疯狂敛财 夯实邪教发展经济基础

天宬大系统由掌门朱虎溪亲自讲课收徒敛财,课程主要讲授《三皇人道》、《三皇王道》、《生命奥秘》、《生命觉醒》、《王性扬升》、《净土善海》等三级修炼课程。后培养了仇一帆、张迦玲等讲师后,《生命奥秘》等的初级课程由弟子们讲授,朱虎溪则在幕后布局设卦控场。美其名曰“我不留恋舞台的光彩,让弟子也有锻炼的机会”。

大系统邪教教主叶子青和朱虎溪等通过秘密培训授课来宣传歪理邪说,达到其对弟子进行洗脑进而精神控制并敛财。通过收取高价的培训费、拜师费,兜售法衣、法器、“三无”药品,天价设堂费并倒卖古佛文物和弟子们供养师父的奉献金,改手机号、改名费、法号费、能量加持和化煞费、超度婴灵费等手段层层盘剥弟子和学员,大肆敛财,甚至偷税漏税。众多弟子抛家弃子跟随朱虎溪修炼,其中不少弟子信徒甚至透支信用卡交费学习天宬大系统的三级修炼课程导致负债累累,而叶子青和朱虎溪等则成为亿万级暴发户,朱虎溪在深圳龙岗莲花山庄豪华别墅两栋,其它房产不计其数,开着奔驰S系列豪车,还在海外置办房产、家业,并送女儿在加拿大上学。

上图:天宬大系统掌门朱虎溪在深圳的别墅和奔驰S级豪车

敛财方式一:天宬大系统通过开设各种培训班,秘密授课,收取高额学费。课程如:《三皇王道》、《三皇人道》、《五伦净土之生命奥秘》、《生命觉醒》、《王性扬升》、《净土善海》等三级修炼课程为主,从刚开始的3800元/人次的《生命奥秘》,到36000元/人次的《生命觉醒》,再到158,000元/人次的《净土善海》等高阶课程,每次秘密培训授课少则一百多人,多则四五百人参加。每次课程下来大系统组织敛财几百万到几千万不等。而此类大小课每年数百场。

天宬大系统,每年大系统邪教组织开展的各种培训(大课、小课)授课活动多达数百场。敛财数亿。

上图:某弟子学员参加学习了2天的《生命觉醒》课程的收据和POS机刷卡单

敛财方式二:通过高价兜售法衣(禅衣)服饰敛财。天宬大系统所兜售的法衣由君门(迦圆衣坊)供货,销售后与君门分成。弟子们要想参加大系统邪教秘密组织的学习,需要穿法衣(又称禅衣、练功服),大系统邪教规定:门下弟子们日常都需要穿法衣练功修行,宣称修行需要穿法衣护体的邪说。据天宬大系统原代理总经理彭垣溯介绍:“100多块钱的衣服,卖你3000、5000、10000甚至几万元。春夏秋冬四个季节加上换洗的衣服一个人就得买十几套,每套二、三千起步。一下子就干掉几万”。大系统邪教还宣称法衣价格越高,护体能量越大。天宬大系统邪教门下弟子学员十余万,每年光高价兜售法衣就敛财数亿元。

上图:天宬大系统总部服装部兜售的法衣

敛财方式三:巨额兜售法器,每次秘密培训课程中,众多老弟子会观察新学员的一举一动,对有有潜力加入邪教组织的学员,晚上进一步开小灶洗脑。授课完了,师父会根据筛选出来的学员,高价兜售各种玉器、手串,挂件饰品等法器,宣传法器带有能量,能护体,能促进其修行进度,能加强与师父的能量链接。一件几十元、几百元的普通饰品挂件,让拜师的弟子花几万元,甚至几十万元购买。

在大系统组织内的每个道场开业都有请法器环节,每个弟子信徒至少买一个,师爷或师父指哪个,弟子信徒就得买哪个。2016年9月初,迦圆衣坊天宬道场开业当天,光法器等就卖了300多万。为了奖励弟子们大力推销,给销售的弟子每人发了100元奖励。

2017年12月16日深圳龙岗华南城维也纳酒店培训《生命觉醒》课程结束后,朱虎溪师父便专门为一名四川籍无锡女商界精英量身请了一块玉坠挂饰,价值二三百元,但实际当场刷卡整整21万。惊吓了一众学员,当场有人问这位老板是什么玉时,这位原来精明的商界女精英被洗脑后的却一语惊人“管它什么玉呢?只要能解决问题就行!”。

据天宬大系统邪教弟子介绍:“在天宬大系统内修行不带法器怎么成?你总要买个玉吧、戴个镯,买个手串啊,这很正常。这都是小case了,随便弄一下几万块钱又出去了。”

天宬大系统邪教组织每次授课时,在会议室门口摆上法器展柜,在上课洗脑后,由各个家长和资深弟子引导新弟子学员到法器展柜,宣讲法器之神通。诱导和怂恿新弟子学员高价购买法器。天宬大系统甚至在系统内部宣称:谁的法器价格高,跟师父链接能力越大,师父的能力传递就越大,修行起来越快。在天宬大系统内部微信群不时的有弟子把所购法器拍照上传秀给其他弟子。慢慢的,组织内形成一种“不带像样点的法器都不好意思见人”的攀比恶性文化。在全国各地的弟子踊跃购买下,仅兜售法器一项,大系统邪教组织每年收入高达数亿元。

上图:天宬大系统卖给弟子的38万的假犀牛角法器

而大系统邪教组织高价兜售的法器的真实情况如何呢?据天宬大系统几个弟子介绍,大多为淘宝上淘来的几十元、几百元的地摊货。在天宬大系统,经常收到淘宝商家快递来的法器商品。

敛财方式四:高价兜售“三无”药品,大系统核心弟子孙光达,原为天宬大系统弟子,本不姓孙,自从跟一孙姓老中医学习后改名为孙光达,被大系统包装成药王孙思邈第49代传人,称其为药王,成立深圳市思邈堂生命健康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并“研发”出“药王系列”三无药品,包括药王细胞修复液,药王洗肾元素、药王洗肺丹、祛瘀丸、藏药、药王还童丹、安宫牛黄丸等。大系统组织宣传:喝了药王系列三无药品能使灵魂的载体(肉体)更加健康强大,促进灵魂的觉醒和质的提升。在系统内高价兜售“三无”药品,甚至推销给道场周围群众。其中一瓶细胞修复液内部价高达1800元,发生吃死人事件后,受此影响,先后降至1200元/瓶和600元/瓶。安宫牛黄丸一颗售价1万元。天宬大系统还联合君门,利用全国各地的道场和分会组织,以养生为名,大肆推销其“三无”药品,神化“三无”药品用途,鼓吹其药品经过师爷和师父加持能量,到各道场的佛堂又净化后才售卖给弟子,药效能治百病,效果神乎其神。宣称吃了加持并净化的药王还童丹能让人返老还童。由天宬大系统兜售的上述“三无”药品已发生吃死弟子的案例,后被大系统朱虎溪下令系统内禁言,至今压住隐瞒不报。(相关信息请参考大系统邪教组织系列报道之二——《大系统邪教之邪说》)。

上图:非法行医班学员培训现场合影

上图:天宬大系统弟子“药王”孙光达

上图:孙光达兜售“三无”药品现场

上图:“三无”药品:为药王还童丹(左)、药王细胞修复液(中)、安宫牛黄丸(右)

上图:“三无”药品——药王洗肺丹

上图:“三无”药品——药王洗肾元素

在天宬大系统组织内,朱虎溪的弟子卢珅全(法号:释圆昆),对中医养生略懂三脚猫功夫,既无行医资格证,更未听其有何医院临床经验,却成了天宬大系统组织内的中医养生专家,成为金牌养生讲师。到2017年开始,大系统邪教组织竟然宣传其为中医博士。这个天宬大系统组织自封的中医博士不断给弟子们灌输能量加持邪说,推销其能量小米、能力山药、能量苹果、能量白菜等。

上图:大系统邪教组织推销的能量小米和能量山药

通过高价兜售这些“三无”药品、能量加持食品,每年带给天宬大系统数千万元收益。

敛财方式五:高价兜售法书。天宬大系统邪教蛊惑众多弟子并在组织内宣传教主叶子青的书法作品并称其为法书,拥有与法衣、法器一样的强大能量,购买一幅师爷叶子青的法书并悬挂于修行场所能保弟子平安,能得到师爷叶子青的能量护体并促进修行。教主叶子青书法水平很一般,观其作品基本就是普通学习书法的初中生水平。但经过大系统邪教组织内的宣传,普通的一幅四尺榜文书法作品售价高达3万以上,价格甚至远超众多国内书法艺术名家。而天宬大系统通过销售教主的法书参与分成,既捧了师爷的场又有收益,一举两得。

上图:大系统邪教教主叶子青悬挂于迦圆衣坊福州道场的四尺法书

敛财方式六:高额设堂并倒卖古佛文物,对于筛选出来有钱的弟子,蛊惑这些人在家中或办公场地等地专门腾出一间房设立佛堂和购买古佛,甚至蛊惑弟子:价格越高,护佑能力越大,修行助力越大。设堂价格在几万到几百万,古佛价格更是少则几十万,多则数百万。

2013年的时候,教主叶子青和朱虎溪等给门下弟子设一个堂收费六万八,弟子还得包一个“一万八”的红包给他。还不算请师爷吃饭、住宿、差旅等费用。到现在,价格已涨至十几万、几十万起步。

大系统设堂由教主叶子青和其五弟子伦琪智负责,天宬大系统的弟子设堂时则由朱虎溪请出其师父叶子青来设,大系统教主叶子青和朱虎溪在设堂时还让其他弟子参拜,每个参拜弟子均要包三个、五个红包。“只要你有钱,三百万的也能设,五百万的也能给你设。你有一千万甚至一个亿,也能给你设。”天宬大系统一弟子介绍。

据大系统邪教多名弟子介绍,大系统邪教组织内所兜售的古佛为原中国流落到日本的古文物。今年来,叶子青多次带领朱虎溪等几个核心弟子和家眷到日本拜访这些文物和古董字画持有人——一个梁姓高人,并经非正常渠道带回国内后高价卖给弟子。

截止到目前为止,天宬大系统给门下弟子设了近百个佛堂。通过设堂和非法倒卖古佛文物,天宬大系统参与分成的金额达数亿元。

上图:大系统邪教组织倒卖的古佛文物和宣传广告

敛财方式七:在天宬大系统,以深圳市天宬善海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之名招收门下的许多基层弟子在组织内上班,每月仅发基本工资,还不给上医疗等基本保险。众多弟子生活靠着这基本工资过着贫苦的生活。就这样,每年还要花费大量钱财供养师父。少则几百、几千,多则数万、数十万。逢年过节各弟子都要孝敬师父。为了能供养师父、师爷,只能靠拉人头、卖法衣、法器和药王系列药品拿10%~15%的提成,自觉的成为天宬大系统的帮凶。

天宬大系统每次组织的培训授课结束后,均会对所筛选的弟子进行拜师仪式,拜师的学员需要供奉拜师大红包(一万到数十万不等)。

据天宬大系统一资深弟子介绍:天宬大系统一个22岁小女孩原来是一单位的年轻女职,做前台文员和接待工作,加入大系统邪教被洗脑后,工资不高的她用信用卡套了110万供养师父,导致现在该职员一贫如洗,生活穷困潦倒,无力偿还,被纳入信用黑名单,飞机、火车都不能坐了。因此给全家背上巨额债务,回家被丈夫殴打。现在夫妻和家庭关系几乎破裂。

靠着数十万众多的弟子高额拜师费和供养费,大系统每年靠此方式又敛财数千万。

敛财方式八:天宬大系统邪教还通过改手机号码费(3600、6800、9800元/个,甚至更高)、改名费(15000元/人名)、赐名费(15000元/个)。

2016年春节前,天宬大系统开课并散步消息说要改名,所改的名字都是天上的名号,这些弟子信徒都是有罪之身,为了这些人消灾,师爷和师父要上天拿名号、拿真我,很耗,每次都累得要死,后背像蛇一样脱层皮。声称以后就不再改名了。这一次,天宬大系统仅厦门市场就近百人,大系统全国一千多信徒改名,改名费15000元/人。光本次改名就敛财一千多万。

据悉,大系统内几乎所有人都改过电话号码和名字,有些弟子信徒全家人改名,每家耗资数万、数十万元由师父或师爷赐名,全国数十万弟子,仅此项就给天宬大系统创收数亿元。

敛财方式九:赐法号费(58000元/法名)、祈福和化煞费(几千到几万元/次不等)、超度婴灵费等。教主叶子青让朱虎溪等弟子在大系统邪教组织内传播师爷能上天入地,是天上的大神,并宣称法号是上天给的,由师爷从上天带来赐予的。众多修炼过关的弟子都找师爷赐法号,所有入门弟子都必须有法号。

2016年春节前师爷为众弟子施法祈福消灾,按人头每人3600元,全家几口人就按人头算。众弟子信徒争抢着让师爷和师父施法消灾。2018年为农历狗年,大系统邪教组织散步邪说:2018年是疯狗年,且今年的疯狗很凶,会给众弟子信徒带来不利,需要师父和师爷给众弟子化煞。于是,众弟子信徒又争先恐后的花大钱请师父和师爷帮忙自己和家人化煞。

至于教主叶子青,更是抓住社会上堕胎妇女的负疚心理,每年给不少堕过胎的妇女超度婴灵,价格按14000元/婴灵起,堕过几个胎就收几个,声称这样能帮堕胎妇女消除业力和孽障,让堕胎妇女家庭事业更加顺利,运道更好。

仅此敛财项目,朱虎溪参与分成的金额上亿元。

敛财方式十:逢年过节孝敬师父费(从几千到几万几十万不等)、能量加持费等。大系统组织内的弟子逢年过节都要给师父或师爷红包孝敬。金额从数百数千到数万甚至数十万不等。天宬广州分公司张景程(音)在文博宫迦圆衣坊天宬道场开业时,身戴一块翡翠吊坠,被师爷看中,师爷看了看说:翡翠不错,就是缺少点能量,要拿到我的佛堂帮你加持能量。最后收费18000元,还说是内部弟子的打折价。

靠着基础庞大的弟子数量,大系统邪教组织每年从此项敛财数千万元。

天宬大系统通过以上十大方式层层盘剥弟子和学员。等这些弟子的身家被榨得差不多了,只能死心塌地的跟着组织干了。帮组织做免费的推销员,至少成为他的签约天使,也帮他去拉人头,卖法衣法器、“三无”药品,成为邪教组织的帮凶。大系统邪教采用此种邪恶模式发展,不仅收了弟子的钱,收了弟子人(免费的劳动力),还收了弟子的心。

天宬大系统之邪说

天宬大系统邪教利用传统文化的幌子,通过培训授课,名为讲授三皇文化、周易、八卦和五行等,实则穿插歪理邪说,混淆或曲解传统文化中的众多概念和释义,宣传各种“命理学说”、“业力说”、“能量加持”“能量链接”、“能量拜师”、“灵魂觉醒”和“末世论”等迷信邪说,宣扬神秘主义,制造恐怖气氛,用以蛊惑人心,在精神上控制和胁迫成员。宣传朱虎溪能量和法力无穷,是观音代表上天来考验弟子并带弟子修行的。修行过关的弟子可以不用掉进六道轮回,进入幸福的天界。

宣传天婚邪说。蛊惑和怂恿弟子选择异性道侣男女双修等。

相关天宬大系统之邪说请参考大系统邪教组织系列报道之二《大系统之邪说》。

天宬大系统发展未成年人 从娃娃抓起

天宬大系统邪教为了使组织生生不息,长盛不衰,甚至把手伸向未成年人,把五伦净土文化的种子播种到祖国的下一代心灵内。

2017年8月15日~16日,天宬大系统举办“《五伦净土》少年夏令营第一期”活动,由天宬大系统掌门朱虎溪亲自讲授,给这些少年传播五伦净土文化。天宬大系统除了蛊惑成年人参加学习外,还唆使家长带上孩子参加听课学习。不惜以小孩听课学习免费为诱饵,吸引众多家长带小孩参加大系统课程学习,有的弟子信徒甚至全家人参加天宬大系统的学习并加入天宬大系统组织。

上图:朱虎溪和《五伦净土》少年夏令营第一期”活动现场

天宬大系统的思想传播从娃娃抓起,2017年10月16日,大系统邪教组织举办“《五伦净土》走进幼儿园”活动,走进深圳熙璟城幼儿园,由天宬大系统的核心元老弟子罗圆青给老师和幼儿传播天宬大系统思想和学说,在幼儿园老师和小朋友的心灵里根植大系统种子。

上图:天宬大系统弟子柯霁雯发布“《五伦净土》走进幼儿园”宣传视频截图

而大系统邪教组织除了从娃娃抓起,也把手伸到在校初中学生。据大系统邪教教主叶子青的弟子介绍,叶子青看上了月字部试炼弟子汪建中的女儿,将其带到身边修行,不惜让汪建中为其女儿办理休学手续,该女初中生现在正长期驻守在大系统邪教在福建浦城县修建的道观中修行并帮教主叶子青无偿工作。汪建中与陈朝晖加入大系统邪教组织修炼后,把儿子汪国荣也带进大系统修行,常驻君门南宁总部为大系统君门工作。

天宬大系统之精准致贫 PK 国家政策之精准扶贫

天宬大系统福州分公司和玉林分公司众多弟子加入天宬大系统被洗脑精神控制后,几乎都是靠刷信用卡透支消费课程学习三级修炼课程,另外外加几套甚至十数套的法衣,额外再被师父勒令购买法器,部分弟子被强制要求设堂,每个人最少是十几万、几十万,甚至数百万的消费。这些人在朱虎溪和他的讲师团金牌讲师的蛊惑和胁迫下,抱着改变命运的初衷,却不料羊入虎口,被层层盘剥,最终致贫。

朱虎溪采用一个广西的意向合作者的点子,设计了一张表格,称要了解每个弟子的详细情况,了解哪些弟子有困难,但实际则是把每个弟子的家底摸清,便于其更进一步的榨取弟子的钱财,另外散布邪教思想,防止这些弟子在某一天清醒后,会威胁他和组织,宣传他可以做法让这些弟子和家人都不好过,以此胁迫弟子不敢举报或脱离邪教组织。

天宬大系统邪教组织一资深弟子介绍:“那里边有几个人,本来俩夫妻关系挺好的,都还很好。学着学着就学偏了,家也不要了。女人啊!家也不要了,小孩也不管了。信用卡也套光了,房子也卖了,就跟着师父,供养师父了。”

天宬大系统内众多弟子带着家庭问题,冲着朱虎溪和五伦文化而去,本想学习传统文化,解决家庭和谐问题,但学着学着就学偏了,许多弟子学习了天宬大系统的课程后,加入天宬大系统,家也不顾了,孩子不要了,部分弟子信徒甚至变卖家产,把钱交到天宬大系统上课,供养师父,导致原来的家庭一贫如洗。自己则跟着师父朱虎溪修炼五伦净土法。

天宬大系统这种精准致贫的模式更是公然与跟国家精准扶贫的政策对着干。

天宬大系统“绑架”国家领导人为其宣传背书

大系统邪教组织不择手段宣传法衣,不惜把党和国家领导人习近平和彭丽媛伉俪作为广告模特PS到其宣传广告上并公开悬挂。

上图:违法把党和国家领导人当广告模特并悬挂于君门(迦圆衣坊)道场

为了隐藏其邪教本质,天宬大系统组织弟子更是不惜将国家主席习近平同志家庭照片搬出来,当成天宬大系统组织宣传五伦净土法的背书内容。公然在大系统内搬弄是非,妄议国家领导人家庭伦理关系。

上图:天宬大系统弟子发布以国家领导人家庭照片为五伦净土法背书

为了蛊惑并发展弟子,将其邪说合法化,天宬大系统在其道场张悬国家主席习近平同志关于传统文化相关讲话内容,断章取义后张悬于道场。朱虎溪在每次的秘密培训授课时,也会搬出这些讲话内容,并断章取义的加以引用,加入到其授课的PPT讲义中播放,将国家领导人的讲话内容截取片段并融入到自己的“福报和能量邪说”中为其邪说思想背书,掩盖其非法性;误导弟子,让众多弟子学员以为其所授的歪理邪说是国家意识形态所推崇的内容,加以合法性包装。

上图:朱虎溪微信宣传及在天宬大系统办公室内悬挂着篡改过的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讲话

上图:天宬大系统邪教秘密授课现场,朱虎溪断章取义违法使用国家主席讲话内容为其邪说背书

大系统邪教弟子还散步教主叶子青法力无边,通过空中做法帮助过习近平当上国家主席。为达到神话首要分子之目的,不择手段,不顾道德法律,散布歪理邪说妄议国家领导人。

天宬大系统邪教组织在教主叶子青的支持下,在掌门朱虎溪的统领下,通过5年多时间的发展,现已发展成为一个堪比“法轮功”邪教组织的庞然大物了,门下弟子信徒10万余之众。经过这几年的敛财,天宬大系统掌门朱虎溪身家数十亿,因而亲自狂言道:“像我们这样的人,怎么会缺钱呢!”。为其后续向全国甚至拓展至海外发展奠定了坚实的经济基础,与朱虎溪身家动撵数十亿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这些基层弟子被洗脑控制后,钱财被榨取一空,成为大系统组织的廉价甚至免费劳动力,待这些弟子被榨得穷困潦倒了后,高层首脑和核心弟子们开始鼓动这些弟子去拉人头,售卖法衣、法器,“三无”药品等去拿10%~15%的提成,因此许多弟子钱被骗光后心有不甘,于是,自觉的又成为大系统邪教的帮凶,主动的去骗更多的人加入大系统邪教组织,如此恶性循环,天宬大系统组织越来越庞大,发展越来越快。

天宬大系统经洗脑后,许多弟子修炼后精神,据天宬大系统数名弟子介绍:2017年国庆期间,一名来自无锡的弟子信徒学习了天宬大系统的修炼课程和修炼五伦净土法后精神出现幻觉,自以为得道并可以飞升了,在文博宫楼上一跃而起,结果摔死了。后朱虎溪隐瞒不报并花大价钱把这事摆平,通过运作,将这起事故篡改成某外地男子到深圳旅游,因心理问题自杀身亡的自杀事件。但文博宫物业管理部门和现场众多目击者听到了事件的详细始末,也因此文博宫物业将天宬大系统赶出文博宫。

大系统组织内一些弟子被盘剥完钱财后无利用价值的,师父以心性不好为由踢出师门,让其自生自灭。给社会带来负担和不安定隐患。

天宬大系统表面上宣扬和谐五伦关系,但为达到其敛财之目的,却将各种敛财方式用到极致,层层压榨弟子和学员,造成众多学员、弟子家庭因此致贫,无故国家政策法规,公然与国家扶贫脱贫政策背道而驰。

大系统邪教组织内宣传的“能量拜师、灵魂觉醒、天婚赐福、末法时代末世论”等邪说,造成众多弟子和谐夫妻关系被拆散,美满家庭被破解。大系统邪教组织以传统文化学习为幌子的真相一目了然,名为经营和谐五伦关系,实则罔顾伦理道德,破坏和谐家庭;满嘴仁义道德,满肚子男盗女娼。

在天宬大系统组织内售卖的“三无”药品还发生吃死人事件,朱虎溪隐瞒不报并私下摆平,此事件触犯国家刑法,涉嫌违法犯罪。

天宬大系统邪教组织为了快速发展,不惜妄议国家领导人家庭;非法使用国家领导人的言论为其邪教学说背书;罔顾国家法律法规,在道场悬挂国家领导人PS照片作为其广告模特。其宗旨就是只要能促进大系统邪教发展的就是道德,只要能敛财的,可以不择手段,可以不顾道德法律。其反人类,反社会,反科学的本质昭然若揭。被许多传统文化界人士称为吸附在社会机体上的寄生虫和吸血鬼。是我国社会发展机体的一颗大毒瘤,给众多百姓家庭带来巨大的伤害,给国家和社会的发展带来巨大的危害。

综上所述,天宬大系统组织作为大系统邪教组织的一个重要核心机构,就是一个假借儒释道等宗教或教旨创立,神话其首要分子——掌门朱虎溪,利用制造、散步迷信邪说等手段蛊惑、蒙骗他人,借机大肆敛财,发展、控制了全国十余万弟子,是危害社会的反人类,反社会,反科学的非法邪教组织。

目前该组织已坐大成势,其发展和危害势头大有超过法轮功的趋势。近年来,大系统邪教组织开始陆续发展海外华侨等弟子,秘密发展澳大利亚、新加坡、美国等海外华侨弟子,甚至将邪教学说发展到加拿大,发展欧美的华人弟子,并计划发展到全世界。为防将来被查封、被抓,未雨绸缪,提前布局。意欲效仿邪教组织法轮功首脑李洪志,将来逃到国外继续祸害祖国,负隅顽抗。

在此也请中央相关部门查办该组织,惩办主要首脑。让其不再出来害人,救全国数十万弟子于水火之中,让改邪教不再毒害更多的家庭。保护全国百姓平安、和谐生活。如此方为功德无量之举,为中华传统文化之德,为全国亿万百姓之福。

关于大系统邪教组织的其它精彩内容,请看大系统邪教组织系列报道之四《大系统邪教组织核心机构之——君门》,敬请期待。

来源:http://www.guojishibao.com/2018/biz_0530/14435.html

上一篇:山西太原:招投标“深水炸弹” 价格高低论成败?
下一篇:吉林扶余:增盛中学被指伪造村长签字霸占村民土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