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本网供稿:gaojianchuli@qq.com
首页 > 国内 > 内容

厦门惊现神秘“武装力量” 名为保护国资实为个人利益
发布时间:2018-1-11 14:36:08   作者:不详

身着统一制服、头戴大盖帽或白色头盔、手持警棍。近日,数百名神秘“武装力量”集中出现在厦门香山国际游艇俱乐部门口。

周边居民感到诧异,自从“金砖会议”之后,厦门的治安已好到无死角;此时为什么会突然出现这些神秘的“武装力量”?他们究竟来自何方?又是什么背景?居民对此感到不安。

神秘“武装力量”的出现

1月2日一大早,元旦假期后上班的第一天,厦门香山国际游艇俱乐部门口,突然出现了约200名身着统一制服、头戴大盖帽或白色头盔、手持警棍的神秘“武装力量”。

这些“武装力量”在一家名为“广东金恒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带领下,准备冲进香山国际游艇俱乐部办公楼,声称为了保护“香山国际游艇俱乐部”项目资产,该公司现已依法接管香山游艇公司,要求全体员工、以及购买泊位和配套用房的购房者前来登记。

广东金恒公司于1月2日张贴的《致游艇泊位买受人的告知函》称:

“我司系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福建省分公司、中国金谷国际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对香山国际游艇俱乐部(厦门)有限公司享有的抵押债权及其从权利以及南亚集团(香港)有限公司51%股权的受让方。香山游艇公司由南亚集团独资设立,系一家国有控股企业,因此,香山游艇公司建设、运营的‘香山国际游艇俱乐部’项目资产及其运营收益均属于国有控股公司项下的资产。方东洛、陈玲霞夫妻及其家庭成员对南亚集团及香山游艇公司早已不享有任何股权,其以任何方式私自处置‘香山国际游艇俱乐部’项目资产的行为不但非法无效,而且是涉嫌侵犯国有资产的刑事犯罪。

为保护游艇泊位合法买受人的合法权益,现通知如下:

为了保护‘香山国际游艇俱乐部’项目资产,我司现已依法接管香山游艇公司,请游艇泊位合法买受人携带相关权利证明材料(包括泊位购买合同及相关付款凭证)自2018年1月8日起(时间上午九点至下午四点)前来香山游艇公司原售楼处办理进出港区的门禁录入手续,并为今后依法办理泊位权属登记准备资料。”

看到这里终于大致明白,原来这家叫广东金恒的公司,买下了中国信达和中国金谷对香山游艇公司享有的债权,广东金恒是过来强行接盘的,才弄出了这么多统一着装的神秘“武装力量”,场面够震撼够吓人。

但由于有好几百人都花钱买了香山游艇公司的泊位及配套用房,至今香山公司均没有交付;再加上香山公司与中国信达和中国金谷之间的债权债务尚未理清,为此,香山公司与数百名购房户均拒绝广东金恒公司对香山游艇公司项目进行接管。多方矛盾纠集在一起,从而形成广东金恒公司派来的神秘“武装力量”与香山公司、及数百名购房户僵持对垒的局面。

从1月2日至今,这些神秘“武装力量”每天都在香山游艇俱乐部门前聚集,购房者及香山公司员工对此甚是恐慌,生怕哪天无法克制而发生流血冲突事件,给社会安定稳定埋下安全隐患。

是保护国资还是个人利益?

那么广东金恒公司又是如何取得该该债权的呢?原来,起因还得从中国信达和中国金谷两家从事不良资产运营的公司说起。

据“阿里拍卖”挂出的“香山国际游艇俱乐部(厦门)有限公司债权资产”表明,广东金恒公司是于2017年11月24日通过网上拍卖,以28.39亿多元取得中国信达和中国金谷对香山公司享有的债权的。

阿里拍卖显示,其本次处置债权共2笔,债务人均为香山国际游艇俱乐部(厦门)有限公司,债权人分别为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福建省分公司和中国金谷国际信托有限责任公司,截至转让基准日2017年9月20日,2笔债权合计331,518.08万元,其中本金合计126,825万元。具体为:

1.信达公司债权

信达公司持有的香山公司项目债权为信达公司从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厦门市分行收购其对香山公司列入次级类的开发贷款而形成,收购时点为2011年11月15日,收购时点债权总计19,500万元,均为债务本金,同日,信达公司与香山公司签署相应协议进行债务重组。截至转让基准日2017年9月20日,信达公司债权合计61,254.69万元,其中,重组债务本金19,500万元,重组期内应付未付利息7,024.68万元,逾期违约金34,730.01万元。本项目债权抵押担保措施包括:

(1)承继厦门建行就该项借款的抵押担保措施,即香山公司以其开发的香山项目249,999.3㎡土地使用权及在建工程与45.3874公顷海域使用权设定第一顺位抵押,该抵押办理了抵押登记手续,抵押权人为厦门建行,信达公司未办理抵押变更登记。即该抵押担保可能仅就原厦门建行开发贷约定条款享有抵押优先受偿权,对信达公司与香山公司进行债务重组重新约定的有关条款,包括重组期间的利息及违约金率等超出原开发贷款约定的部分可能无法对上述抵押物享有优先受偿权。

(2)由香山公司法定代表人陈玲霞及其配偶方东洛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2016年6月,信达公司已将持有的香山公司债权向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福建高院已立案受理并开庭审理。

2.金谷信托债权

同时将香山公司的全资股东南亚集团(香港)有限公司51%的股权转让给金谷信托(由第三方代持)为上述债权的清偿提供担保。

截至转让基准日2017年9月20日,金谷信托持有的香山公司项目债权合计270,263.40万元,包括游艇泊位收益权转让价款(债权本金)107,325.00万元,应付未付的游艇泊位收益权回购承诺费(利息)103,630.47万元,逾期违约金59,307.93万元。其中,7亿元转让价款(本金)及相应的回购承诺费(利息)、违约金以香山公司开发的香山项目249,999.3㎡土地使用权及在建工程设定了第二顺位抵押,已办理了抵押登记手续;

金谷信托的全部债权由厦门达嘉集团有限公司、香山公司法定代表人陈玲霞及其配偶方东洛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2015年5月,金谷信托已向福建高院申请对债务人及担保方强制执行,福建高院已立案受理并出具查封裁定,抵押资产已被轮候查封。福建高院已指定由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案号(2016)闽02执84号,目前尚在司法评估阶段。

2015年8月,债权担保方厦门达嘉集团有限公司、方东洛、陈玲霞向福建高院提出执行异议申请,请求不予执行金谷申请的强制执行。2015年12月,福建高院已裁定驳回执行异议。当月,上述被执行人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复议申请。2016年10月,最高院裁定发回福建高院重审,目前福建高院已立案,尚在审理中。

2015年8月,金谷信托对香山国际游艇俱乐部(厦门)有限公司提出破产申请,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已立案,案号(2015)厦破预字第1号,截止目前法院尚未正式审理。

“阿里拍卖”证明,广东金恒公司是通过拍卖买下信达公司和金谷公司对香山公司的债权的,该两笔债权的本金为12.6亿多元,其它的均为利息或违约金,且该两笔债权均在法院的审理当中,并没有最终结果。

而作为香山公司全资股东的南亚集团(香港)有限公司,其51%的股权转让给了金谷信托为上述债权的清偿提供担保,受让与担保是两回事。因此,广东金恒公司张贴的函中所称的“受让了南来集团51%股权”之说属子虚乌有。

另工商登记信息表明,2005年7月21日成立的南亚集团,其公司类别为“私人股份有限公司”,就算其是香山公司的全资股东,也并不是广东金恒公司所说的“香山游艇公司由南亚集团独资设立,系一家国有控股企业”,这与“国有”扯不上边。

那么该债权是不是国有资产呢?经查询,广东金恒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性质为“有限责任公司”,其股东由“国民信托有限公司”(99%)和自然人“洪俊生”(1%)组成;而“国民信托”同样是民营企业,因此广东金恒公司彻头彻尾就是一家如假包换的民营企业,不存在任何国有资产之说,其所称的“保护国有资产”更是是无稽之谈。其扯“国有资产”大旗的真正目的,是为了获得政府的支持,从而获取个人非法利益。

从上述情况可以看出,广东金恒公司打着保护国有资产的幌子,组建神秘“武装力量”,要通过非法手段来实现强占香山游艇公司项目的目的。

香山游艇俱乐部的购房者纳闷,你广东金恒公司买下的债权是钱,不通过正常的法律程序就可以前来强占;而几百个购房者花真金白银买下的游艇泊位和配套用房就可以任人宰割,到头来可能落下个“钱房两空”的结局。

几百个购房者的合法权益应由谁来保护?难道就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买下的泊位和配套用房被广东金恒公司抢走?是谁包庇纵容着广东金恒公司的神秘“武装力量”在厦门横行霸道、为所欲为的?

为此,广大购房者迫切希望厦门市委市政府能出来主持公道,及时化解社会矛盾,避免流血冲突事件的发生,为厦门营造更和谐更稳定的社会环境。(易瑞平 /文)

来源:http://dy.163.com/v2/article/detail/D7S5FRBU0514F1L8.html

上一篇:吉林扶余:官司了结五年法院居然不撤销查封信息?!
下一篇:山西临县一村委换届或牵出扶贫“猫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