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本网供稿:gaojianchuli@qq.com
首页 > 社会 > 内容

泰山区人民法院----- 离婚女子“被负债”艰辛维权还清白
发布时间:2017-12-5 17:47:50   作者:不详

作者 陶克
家住泰安市泰安区的王女士因离婚官司背上三十多万元的负债,让昔日光彩的女强人因法院的裁决变得像是换了一个人,头发也白了,自己辛苦赚钱买来的房子由于因离婚案牵扯出来的民间借贷纠纷而面临着被泰山区人民法院强制执行拍卖。  
案情简述
2008年,经人介绍王女士与索姓登记结婚,双方属于再婚。婚后双方发现感情不合,逐渐出现裂痕,婚姻关系维持到2016年4月彻底破裂,由原告索姓上诉到泰安市泰山区人民法院要求依法判决双方离婚分割共同财产。法院公开开庭审理王女士与索姓的离婚纠纷案,依法做出了(2016)鲁0902民初1230号民事判决书,准予原告索姓与被告王女士离婚,认定了427748.27元的共同债务由原被告共同负担的判决;原被告双方不服泰山区人民法院的民事判决又上诉到泰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经过合议庭审理泰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鲁09民终1077号民事判决书驳回了双方的上诉,维持了原判。
在2016年双方离婚诉讼中,索姓的证人杨女士分别提交了2011年元月15日贰拾万元及2012年10月23日壹拾万元的两张借条,主张是索姓向其所借。据王女士称,杨女士是索姓的第二任妻子,其配合索姓为了达到财产转移逃避与离婚案中银行及房贷的共同债务,由杨女士根据借据及银行流水起诉索建借贷纠纷案,泰山区人民法院立案开庭后当月就做出了(2016)鲁0902民初2283号的民事判决书。通过法庭调解索姓支付杨女士三笔借款391000元,并当场约定了三笔借款的利息总计208410元。
王女士说在长达六年的时间里,从未听索姓说过与杨女士借款的事实,杨女士也从未向自己讨要过这笔钱。在离婚诉讼案中,王女士也曾向法院提出申请对杨女士出示借条的真实性及书写时间、笔迹进行鉴定,以及调取两人的账户往来申请,法院却迟迟没有答复;在借贷纠纷诉讼中,杨女士借款给与索姓是用在泰安市银座店铺生意上进货,可银座的生意是我与索姓结婚前就一直在自己经营,为什么借给索姓钱却没有告诉我,在借贷纠纷起诉中也没有把我作为被告;两人明明是前夫与前妻的关系却说成朋友关系,庭审中也没有问到杨女士出借款项的来源;
为了弄清这三十多万元的债务,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王女士多次到泰安市政法部门,通过纪委、信访、市长热线等各种渠道找相关领导反映问题,就为了向泰山区人民法院要个说法,为什么认定没有通过司法笔记鉴定的借条,及模糊不清的银行流水就要背负上这三十多万元的债务,还要执行法院判决离婚没有进行分割的泰山区长城路96号泰山家园的房产。
泰山家园的房产已被泰安市泰山区人民法院强制执行挂在网上拍卖,正常的生活已被打乱。王女士为了证明当事人因离婚诉讼而引发民间借贷假案的事实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几经曲折,终于找到了新的证据,目前王女士已将申诉状及相关证据递交到泰山区人民法院,期待的就是法院的重新审理,还自己一个公道。
 
律师评析
     在司法实践中,“伪造债务证据”的情形经常发生,当事人往往虚构与亲友之间的债务,伪造借条、欠条、借款合同等借款书面凭证。为了进一步证明“债务”的真实性,有的当事人甚至与亲友串通,要求亲友在必要时出庭做假证
如果当事人针对虚构的债务另行起诉,并提供与亲友之间的“假”借款证明,就一定可以把假债“坐实”吗?不一定。
因为在此类案件中,与当事人串通的通常都是与其有密切关系的亲友,父母、兄弟姐妹等,此时因债权人和债务人之间存在特殊的利害关系,法院一般不会单凭借条就认定债权债务关系的存在。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造假一方不能提供足够的证据支撑其观点,法院很难支持其主张。另外,造假证、作伪证本身就是一种违法行为,有时候“造假者”不但达不到分财产的目的,还很可能因此受到刑罚处罚。

来源:http://www.cbpdpeople.cn/view_3929.html

上一篇:中孝北京科技公司涉嫌诈骗 洗劫百姓钱财平台陷阱曝光
下一篇:上海伦达大厦15亿被贱卖到8亿是何故?

发表评论